极限反杀日本9名超一流棋手, 11连胜成就三连冠, 聂圣当年有多牛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2-07-06 09:39

  

“如果让日本人赢个8:0,那颜面可就丢大了!”中国围棋队员未战就暗生恐战心理,唯有聂卫平力主应战。

1984年7月的一天,时任《新体育》杂志总编郝克强,收到日本《围棋俱乐部》杂志寄来的战书,希望能合办一场具有对抗性质的中日围棋比赛,所需费用皆由日本NEC电器公司资助。郝克强兴冲冲来到国家围棋队告知消息时,却未料许多队员纷纷表现还是暂时不下的好。

围棋起源于中国,后来传到日本,到了近代中国棋手却反被日本棋手压制。尤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日本围棋实力就如现在的中国跳水、乒乓球那般,在世界上处于一家独大的地位。

即如聂卫平这般可以代表当时中国最高水平的棋手,对阵日本超一流棋手的战绩也不太好:对小林光一0:2;对武宫正树0:3;对赵治勋0:4;对加藤正夫0:4,甚至其中有好多局都不知道怎么输的,双方实力相较确实有些悬殊。

但聂卫平却认为中国围棋要发展,就不能怕输,输了就当交学费,早点儿交学费,就能早点儿追上日本,晚交学费就发展慢点儿。于是中日围棋擂台赛在聂卫平与郝克强的强烈要求下,终于如期举办。

砸开双保险,力克老棋圣

1984年10月5日,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在日本东京开幕,双方各派主帅1人、副将1人等8名棋手,胜者继续比赛直至被淘汰为止。

中国派出了能代表当时中国围棋最高水平的选手:汪见虹六段、江铸久七段、邵震中七段、钱宇平六段、曹大元八段、刘小光八段、马晓春九段、擂主聂卫平九段。

而日本则派出了依田纪基五段、小林觉七段、淡路修三九段、片冈聪天元、石田章九段、小林光一十段、加藤正夫王座、擂主藤泽秀行九段。

其中小林觉与依田纪基虽段位不高,却是日本当时年轻棋手中的尖子。而淡路修三与片冈聪则是强九段,小林光一与加藤正夫都是超一流棋手,藤泽秀行更是日本棋圣六连霸。

如此明显的实力对比,中日围棋首次打擂最终鹿死谁手?人们心中的天平更倾向日本。当时《新体育》杂志曾做过一次民意测验,抽调的中国棋迷中仅有20%看好中国队。同时《围棋俱乐部》91%的日本读者也认为日本队将大胜。

这也无怪乎日本擂主藤泽秀行会公开表示,中国队很难打破小林光一与加藤正夫这两道“双保险”,甚至日本棋院坂田荣男在开幕式上,更是狂言他们只需要3个人就能结束战斗。

中国队员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,许多围棋界人士开始担心,万一日本队的急先锋依田纪基一出场,就给中国队剃个光头怎么办?于是中国队给这次擂台赛订立的目标就是请出小林光一算及格,如果能战胜小林光一就算胜利。

中国队第一个出场的是汪见虹六段,对阵日本队的依田纪基五段。汪见虹虽然段位比依田纪基高,但时年只有18岁的依田纪基年少士气正足,可想而知汪见虹作为打头阵的中国队员心中压力有多大。

重压之下,汪见虹那盘棋确实下得不太好,下至中盘时,因急火攻心,鼻血一下子就喷在棋盘上,只得捂着鼻子去接受治疗。

开场失利,中国队内的气氛压抑到极点,每人心中的那根弦都绷得紧紧的。幸好中国队第二位出场的江铸久七段表现神勇,一举掀翻日本5位大将,直接请出了小林光一十段。

一直关注比赛的中国棋迷们为此大受鼓舞,认为江铸久有可能一鼓作气夺得冠军,唯有聂卫平感觉中国棋迷的心态有些太乐观,毕竟江铸久赢的只是日本队的先锋大将之类,还未对阵日本份量最重的3名选手。

小林光一果然出手不凡,一连战胜6名中国棋手,一下子就扭转了日本队颓势。而中国队此时仅剩擂主聂卫平1人,独对日本3位围棋界天王级人物,如果聂卫平再输了,那么这场战斗就结束了。

中国棋迷所有的期盼都凝住在了聂卫平一人身上。其实就在小林光一战胜钱宇平后,聂卫平就已经进入备战状态。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一招半式之间,这也激发出聂卫平强烈的好胜心。

开赛之前,聂卫平定下每人至少赢一盘的任务。虽然有人未能完成任务,但他作为主帅无论如何都要完成自己定下的任务。

聂卫平自幼就不喜欢模棱两可,喜欢对就是对、错就是错。聂卫平如此黑白分明的性格与围棋精神特别契合,遂其8岁就开始学习围棋,而且棋艺增长迅速。

1961年,陈毅元帅邀请聂卫平对局,聂卫平头一盘就赢了陈毅元帅。陈毅元帅看到聂卫平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棋力,欣喜之余也提出较高期望:“中国围棋现在还没有九段,你一定要成为九段,而且还要打败日本九段。”

所以聂卫平此次对阵小林光一,心中憋着一口气,不仅要为破除藤泽秀行与坂田荣男的预言而战,更要为实现陈毅元帅的心愿而战。

聂卫平当时的备战状态相当兴奋,每日面对棋盘大有与世隔绝之势。聂卫平邀请同事们模拟小林光一的棋风,一个月内居然下了近300盘棋。

聂卫平对备战到底痴迷到何等程度?据聂卫平的前妻孔祥明回忆,聂卫平的精神高度集中,有时对他发脾气都听不到,甚至有几次半夜从睡梦中猛地惊醒,马上起来研究梦中突然想到的方案。

聂卫平研究小林光一足有一个多月,几乎天天练,可真到正式比赛那天,要说聂卫平不紧张那是假话,但其从气势上就先压了小林光一一头。

1985年8月27日上午,聂卫平对阵小林光一的关键一战,在日本东京拉开帷幕。一般围棋比赛,棋手大多都穿西装,可那天聂卫平却穿了一件印有“中国”字样的短袖运动服。

原来小林光一之前在北京体育馆,面对众多中国观众曾嚣张地说:“我是代表日本来比赛的,所以我一定不能输掉比赛。”

于是聂卫平觉得,既然你代表日本比赛不能输,那么我就代表中国比赛更不能输,遂想穿一件能代表中国的衣服。而当时中国围棋队虽有队服,但上面没有印“中国”两字,由此聂卫平认为这无法代表他参加那场比赛的心情,遂干脆到中国兵乓球队借了一件女式运动服。

那场比赛开场,聂卫平感觉良好,直到中午封盘时,局势依旧大好。但小林光一毕竟是超一流棋手,午饭过后竟一改棋风开始猛烈进攻,而此刻的聂卫平突然感觉脑子有些发木。

原来聂卫平因为患有先天心脏瓣膜缺损,导致供血不足,时常会出现脑缺氧状况,以致下棋时频出昏招,所以聂卫平经常会携带着氧气瓶参加比赛。

那天,聂卫平吸氧后感觉神清气爽。而小林光一在巨大压力下,心态悄然发生变化,失去一个稍纵即逝的取胜机会,最终以两目半输掉了那场比赛。

其实在比赛前一天晚上,聂卫平突发感觉能赢小林光一两目半,遂对陪同比赛的华以刚说:“明天我一定能赢小林光一两目半,如果真的那样,我就能赢加藤正夫。”

说来奇怪,那场比赛中盘时聂卫平相当危险,后来虽然局势有利于聂卫平,但也只能赢小林光一半目。谁料小林光一不堪重压,收官时失常,居然自损两目,就此输给聂卫平两目半。

聂卫平感觉这种自我暗示有如神助,怎么这么准呢?所以他接下来对阵加藤正夫,从头压到尾完胜对手。聂卫平一路杀到藤泽秀行面前,中日两国棋迷的舆论又倒向了聂卫平,但是藤泽秀行作为棋圣六连霸,还是相当厉害的。

1985年11月20日,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决赛在北京体育馆举行,原本计划卖1200张门票,但因观众太多,遂又多卖处300多张门票。那场比赛同样惊心动魄,但经过7个小时鏖战后,聂卫平不负众望以一又四分之三子击败藤泽秀行,为中国拿下了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冠军。

赛前小林光一、加藤正夫以及藤泽秀行三人,认为聂卫平之前与他们比赛没有赢过一盘,所以相当自信地狂言:“如果输给聂卫平就剃光头!”

藤泽秀行等人万万没有料到,聂卫平会如此神勇,不仅砸开双保险,而且还力克了老棋圣,遂也只得乖乖地去剃了光头。

以一敌五的世纪对决

1986年3月1日,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正式开始,这次双方各派出了9名棋手,其中还有一名女棋手。

中国派出了芮乃伟、张璇、钱宇平、邵震中、曹大元、江铸久、刘小光、马晓春、擂主聂卫平。

日本派出了楠光子、森田道博、今村俊也、小林觉、片冈聪、山城宏、酒井猛、武宫正树、擂主大竹英雄。

第一届擂台赛结束后,日本队感觉小林光一等三位超一流棋手有辱使命,遂又换上武宫正树与大竹英雄,尤其是武宫正树的宇宙流非常厉害。

于是日本媒体又开始渲染,上次只是失误,这次复仇之赛,一定会给中国队以沉重打击。甚至日方主帅大竹英雄在开幕式上宣称,本届擂台赛的主将实际就是山城宏。其言外之意就是,山城宏之后的酒井猛、武宫正树与他自己根本无需上场。

事实似乎也应验了大竹英雄的狂言,中方在开局小胜后,小林觉八段挟“雪耻”之志,一举连破五关。虽然小林觉后来输给了马晓春九段,但马晓春紧接着就败给了片冈聪。

局势对于中方极为不利,中方仅剩聂卫平一人,而日方还有五员大将。第二届擂台赛的情况不同于第一届,片冈聪与山城宏皆是年轻选手,士气正盛,什么样的棋局都敢下。

由此聂卫平认为不能像上次那般把布局研究得过细,不然很有可能就会被年轻棋手出其不意的奇招打乱节奏,倒不如将“赌注”压在临场应变上面。

聂卫平孤守危城,先执黑战胜片冈聪,然后泰然自若对阵山城宏。山城宏在日本被誉为“未来棋坛的首领”,可是两强相遇打得就是心理战,心理天平一头沉下去,另一边就会翘起来。聂卫平非同寻常的镇定,而山城宏则紧张地拿棋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。

心理状态影响到现场发挥,聂卫平又很顺利地拿下山城宏。紧接着聂卫平对阵酒井猛。虽然酒井猛素有“中国棋手克星”之称,可其由于担任日本棋院理事,已有一年时间未好好下棋,输给聂卫平也属必然之事。

下一个对手武宫正树,与小林光一和加藤正夫属于同一级别的棋手。但聂卫平依旧未像上届那般埋头备战。原来武宫正树不像小林光一那般稳定,状态犹如弹钢琴忽高忽低,尤其是他的“武宫宇宙流”虽属独树一帜的流派,但很难稳定把握。所以聂卫平应对因人而异,仍打算采用临阵随机应变一决胜负。

1987年3月30日,聂卫平与武宫正树于北京决战。世界两大顶尖棋手棋风迥异,在棋力相较上,聂卫平略处下风,尤其是此场比赛武宫正树执黑先行,更有可能使出险招令聂卫平防不胜防。当然也有人觉得聂卫平挟三连胜之勇势不可挡,但聂卫平却非常淡定地认为,下棋靠的不是气势而是水平。

虽然之前聂卫平曾三次对阵武宫正树,没有赢过,但聂卫平在首届擂台赛上的表现震惊日本棋坛,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他的独到之处。所以藤泽秀行将聂卫平与武宫正树之战誉为“世纪性的对局”。

当时中央电视台破天荒地对这场世纪对决,进行了全天转播。当聂卫平赢棋走出赛场时,全场掌声如雷鸣般响起。

1987年4月30日,中日双方主将对决,足足下了有320手,聂卫平执黑以两目半的优势,大胜日方擂主大竹英雄九段。赛前曾有日媒记者撰文称:“中国主将一人对阵日本五员猛将,如果再让中国队的聂卫平取胜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!”

可事实就是聂卫平又创造了围棋史上的天方夜谭,连克日方五员猛将,为中国取得中日围棋擂台赛两连冠立下汗马功劳。

1987年5月2日,第三界中日围棋擂台赛正式开幕。日方主帅加藤正夫声称,要豁出棋手的生命与荣誉来参加这次比赛。但谁也未料到中国棋手在这届比赛中全面开花,未让主帅聂卫平太费劲儿,就由马晓春逼出了日方主帅加藤正夫。

最终在最后出场的聂卫平再次一锤定音,战胜加藤正夫,率领中国队取得了中日围棋擂台赛的三连冠。日本媒体也只能无奈地评论:日本棋手患上了恐聂症。

结语

反观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,聂卫平作为中国队的守门员,几乎每一场都是背水一战,而且每一次背水一战之后,还有一个更强大到未曾战胜过的对手蓄势待发,胜利似乎总是渺茫得遥不可及。

尽管聂卫平在比赛期间数次吸氧,但他作为中国队最后的希望,只能孤身抵挡日本超一流棋手们的猛攻,谁也无法预料他到底能支撑多久。然而,聂卫平却击败所有应战的日本一流、或超一流棋手,那么他又如何做到极限反杀的呢?

当时聂卫平的棋力确实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状态,但是胜利不会意外从天而降。譬如聂卫平在第一届对决小林光一之前,为了调整临战状态,素来大大咧咧的他居然戒了酒,每天就是两点一线,一心钻研如何破解小林光一。

其实我们从中日围棋擂台赛的战绩分析,如果单从技术上看,几大高手相差无几,但从如何处理关键棋局、关键节点来看,几乎无人能与聂卫平相比。说白了就是聂卫平具有超乎寻常的心理素质,无论面对何等险境,都能睡得着吃得香,这是许多棋手都无法做到的。

围棋手大致可以分为“胜负师”和“求道派”。“胜负师”擅于争胜负,往往以赢棋为乐趣。而“求道派”则追求“围棋的真谛”,遂不太看重胜负,往往会为下出一步满意的棋而自得其乐。

聂卫平就属于“胜负师”类型的棋手,利于攻坚,越遇到险境往往学会激发他们求胜的斗志。当然聂卫平能取胜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团队精神。

日本棋手因为轻敌、门户之见以及放不下身段等诸多因素,在赛前几乎没有集体研究过聂卫平的棋路。所以他们虽然每个人都实力强大,但终是以个人棋风单打独斗。

反观中国队则具有空前凝聚力,集思广益针对不同对手琢磨破解之法,所以说胜利的荣耀,不仅仅属于聂卫平,更属于中国围棋队所有成员。

聂卫平三战封神,其个人声望也达到了巅峰,并于1988年,被中国围棋协会誉为“中国棋圣”。还有一件很巧的事,就是在聂卫平率队取得第一届擂台赛冠军的同一天,中国女排也在东京战胜对手日本队获得第四个世界冠军。

这两个冠军奖杯使中国举国欢腾,而聂卫平最先想到的却是陈毅元帅,于是就将最后那场对阵藤泽秀行的棋谱,放在陈毅元帅的骨灰盒前,告慰元帅在天之灵,他终于逆转完胜日本超一流棋手,完成了元帅生前最大夙愿。

也许就像陈毅元帅所言:“国运强,棋运强。”聂卫平面对强敌无所畏惧的精神,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奋发图强。如今人们已不再像三十多年前那般,看重体育比赛的胜负得失,因为人们面对今日中华盛世,已无需依靠竞技体育的输赢来提升自信心。


一分快3平台,一分快3官网,一分快3网址,一分快3下载,一分快3app,一分快3开户,一分快3投注,一分快3购彩,一分快3注册,一分快3登录,一分快3邀请码,一分快3技巧,一分快3手机版,一分快3靠谱吗,一分快3走势图,一分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一分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